55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盖世双谐 > 《盖世双谐》正文卷 第十九章 青莲之变

《盖世双谐》正文卷 第十九章 青莲之变

[55小说网wap站:m.7biquge.net]    火莲教教众过千,其组织内部自然会划分出多个层级和部门,以便于管理。

    其中,最高的一级,自然就是那“火莲大仙”尸烆子。

    而尸烆子座下,地位仅次于他的,便是火莲教的五位堂主——

    红莲堂堂主“山顶罗汉”何屹。

    青莲堂堂主“青面老祖”陈祖。

    蓝莲堂堂主“不倒金刚”童固。

    白莲堂堂主“再世汉升”黄仲。

    黑莲堂堂主“黑风霸王”蒋霸。

    在这五位堂主的下边儿呢,每个堂里都还下设了“席官”九名,从“第二席”到“第十席”这么排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“席官”之下,那些教众,还按资历和功绩分成了“一莲”到“九莲”九个级别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眼前这位“斩仙刀”彭二,在火莲教中的地位着实是不低,即便你的数学能力与孙哥相仿,也不难算出……这彭二在教中是排前三十的人物。

    看到这儿可能有人又要问了,像他这个级别的小头目,怎么会亲自跑到这城门口来主持搜查啊?这种在第一线风吹日晒的活儿,不都是下面的人去做的么?

    两个原因:第一,这活儿油水足;第二,火莲教从上到下并不存在什么信任关系。

    这第一点很好理解,我就不解释了,且说那第二点……

    我们都知道,在官场上,大贪官让小贪官去第一线敛财,然后他从小贪官收上来的钱里抽走大头,让小贪官喝点儿汤,这个是成立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那当然不是因为他们信任彼此都是君子,更不是因为读书人就算贪污也讲究基本法,而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官僚系统足够稳定、牢固,他们这套贪污的流程也是经过时间检验、经久不衰的。

    但这一套,换到一个不那么稳定的系统里,换成一群不那么可靠的人来执行,显然就不成立。

    就比如一个卖盘的让一个瘾君子帮自己去银行取钱,说取回来之后我给你10%的跑腿费,你觉得他还回得来吗?

    火莲教的人,就符合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这帮人说是教徒,实际就是一群乌合之众:地痞流氓居多,赌棍酒鬼也不少。

    要说溜须拍马、偷奸耍滑……他们在行,但要他们替你敛财的同时又不中饱私囊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今天彭二亲自在这里坐镇,一天忙下来,他能拿走九成的钱,剩下一成分给其他喽啰,然后他还能恬不知耻地说:“你们别看我拿了九成,其实一多半儿是要孝敬给上头的,留到我嘴里没几口。”但其实呢……他能拿出自己手中的五分之一孝敬上去就不错了,完事儿还会跟上头抱怨,“就这么点儿了,大头儿都孝敬您了,我分得还没底下兄弟们多呢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他这欺上瞒下的屁话,上头和下头的人也都不会信,因为他的上级和下级和他也是一路货色。

    要不咋说,只有无赖最了解无赖呢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彼此间也不会点破这些,毕竟都是在同一个“社团”里混饭吃的;再说了,就算你说破了又能怎样?这种邪教组织里本来也不讲什么道理,全靠实力说话。

    这里咱们就要有一句说一句了……

    官僚系统中靠着裙带关系尸位素餐的人不少,甚至可以说是大多数,但那些恶势力组织却很少有这种情况……有也是少数。

    这火莲教中,能做到“席官”这个级别的,无一例外都是靠实力上位。

    因此,这彭二的实力,在乌合之众当中也算是比较厉害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“斩仙刀”的绰号嘛,对他来说的确高了点儿……但您看那五位堂主的绰号也该明白,他们火莲教就是这风气;因为他们的绰号主要就是吓唬老百姓的,越浮夸越管用,至于江湖上的人怎么看……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什嘛?你也配叫斩仙刀?”眼下,孙亦谐听了这绰号,先是一惊,随即就乐了,“哈!哈哈哈哈……好,好好好……”他笑着接道,“那你一般是负责处理河鲜啊……还是海鲜啊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!”彭二一看对方听完他的“威名”后完全不怂,还摆出了一副嘲笑嘴脸,以贱气伤人,故有些恼羞成怒,于是立马大吼一声,举刀便砍。

    其实呢,他这也就是吓唬吓唬孙亦谐,没准备下死手。

    火莲教虽然势大,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,人来人往之中,不由分说就把人当街砍死,至少他彭二还不敢……

    所以,彭二只是想着,自己这一刀过去,是个正常人都会躲啊,到时候他稍微让对方见点血,对方也就怂了。

    不料……

    他这一刀劈下,孙亦谐竟是没动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没必要动。

    如今的孙亦谐,武功虽不能说多高,但比起彭二这种货色来,还是比下有余的。

    彭二这人,是学过几年武,但也无非会些招式,正经的内功心法他见都没见过;这种人搁在绿林道上,最多算是介于“壮士”和“勇士”之间的级别,当年孙黄二人在长江上遇到的那位“弓刀双绝甘飞鸿”可能都比他厉害点。

    而孙亦谐呢,怎么说都是有内力的人——他那倒转乾坤心法练得虽不算勤,但毕竟是绝世内功,正常练也比那些练下乘内功的人实力涨得快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……孙哥还有护身宝甲呢。

    彭二这一刀,在孙亦谐看来本就又慢又无力,而且瞄准的又是他的肩头,那他自然是没啥好动的了,就站那儿让他砍呗。

    彭二出刀出到一半也愣了,心说这小子怎么回事?真不要命?还是吓傻了?刀来了都不躲?

    但事到如今,他已是骑虎难下,总不能自己把刀挪开去挥个空吧?于是他也是提起一口恶气,将刀锋微微偏斜,想着削去对方肩头一块肉,看这小子还横不横得起来。

    可结果,彭二这刀落到孙亦谐肩上的时候,孙亦谐屁事没有,彭二自己的手却被震麻了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彭二感到手上传来的感觉不对,当即倒吸一口凉气儿,收刀疾退。

    而孙亦谐呢,先是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肩上被划破的衣服,然后用一个很自然的动作拉了拉身后那破旧的披肩,遮住肩头,防止对方从破口中看到他的护身宝甲。

    一息过后,孙亦谐做完了这俩动作,顺势就开口道:“大家都看到了,是他先动手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那彭二也挺机警,这会儿他已知晓孙亦谐并非等闲之辈了,所以对方这话在他听来……便隐隐约约透出了一股子“无限防卫权”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孙亦谐从容一笑,“我想干什么,就看你的表现了啊……”他顿了顿,接道,“你现在要是让开道儿呢,那好说,‘我想进城’;你要是还跟我啰嗦什么,我可能就‘想让你赔我的衣服’了;而你要是还敢跟我动手,我想来个‘正当防卫’,也很合理吧?”

    他这话,就算是给台阶了。

    尽管从这台阶下去可能不太好看,但好歹能下啊……

    彭二此刻心想:我这八成是遇到江湖上的高人了吧?刚才那一刀过去,这小子非但是纹丝不动、血都没流一滴,还把我给震得够呛,那肯定是传说中的神功铁布衫啊……这要是真打起来,就靠我这儿的几个饭桶,怕是根本不够对方看的……这还没算他身边那个尚未出手的道士呢……算了算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是先放他们进去,暗中盯住,等我找让堂主来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彭二的脸上已是娴熟地换上了一张笑脸:“哈哈哈……原来是道儿上的朋友,失敬失敬,恕彭某眼拙,刚才没认出二位来,得罪之处……还望二位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都是误会,说开了就好嘛。”孙亦谐皮笑肉不笑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好说。”黄东来则毫不掩饰地用鄙夷的神色看着彭二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二位请……请……”彭二见对方也没进一步羞辱自己,赶紧见好就收,一边冲双谐点头哈腰,一边用手给身后那七八个火莲教喽啰打手势,让他们闪开道儿。

    孙黄二人也没再理他,大摇大摆便进了城。

    待他们稍稍走远了一些,彭二的脸上立刻又现出狰狞之色,并压低了声音对身旁的一名喽啰道:“快,叫上几个兄弟,跟上他们,给我盯死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喽啰得令,马上招手带上了几个人,顺着人流也跟进了城。

    这时,彭二又回过头,对另外几名火莲教徒道:“你们在这儿继续搜查,我要回青莲堂一次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话分两头,同一时刻,济宁城,火莲教总舵,青莲堂中。

    堂主高座之上,“青面老祖”陈祖巍然正坐。

    他的两旁,分列席官七人,除了第二席和第五席的位子空着,其他席官都在。

    而堂下,也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脸上始终挂着笑的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……”此时,陈祖正用一种敷衍的神色,居高临下地望着堂下之人,“……说要投我火莲教,而且‘非席官不做’是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笑无疾淡定回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我的手下说,你的武功不错,门口的守卫都拦不住你?”陈祖道。

    “拦不住。”笑无疾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陈祖还是没把对方当回事的样子,“可我身边的这几位兄弟,他们的武功也不错,他们也都可以随便打倒外面的守卫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,话才到一半呢,他身边那七名席官都已朝笑无疾投去了凶狠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,打败几个喽啰没用,要打赢了席官,才能证明我有资格当席官?”笑无疾接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明白……”陈祖说着,左右扫视了两下,“……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。”笑无疾却回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陈祖笑了,“怕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,是没必要。”笑无疾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陈祖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右手边那位‘第二席’,今天没打招呼就没来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笑无疾貌似是忽然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但其实……他没有。

    他说的,还是这个事儿。

    陈祖闻言,先是没反应过来,但过了几秒,他就神色一变:“你用几招胜的他?”

    “你用几招能胜他?”笑无疾反问。

    陈祖想了想:“五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是六招。”笑无疾道。

    陈祖沉默了,冗长的沉默。

    周围的席官脸上神色各异,但也都不敢说话,他们看笑无疾的眼神也都由轻视和敌视……变为了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片刻后,陈祖终于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笑无疾。”笑无疾回道。

    “来人呐!”下一秒,陈祖便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堂外一名教众闻声而入:“堂主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陈祖的效率也是高:“带笑二席去库房……领一套我教的圣服。”www.agxsw.net阿甘小说网 [记住我们:www.55xsw.org  55小说网  手机版 m.7biquge.net]